竞技游戏竞猜盘口

觀新·新歌劇丨《呦呦鹿鳴》即將登陸國家大劇院(下)

2018-05-09 18:01 千龍網

打印 放大 縮小

?

sdy20180509005

歌劇《呦呦鹿鳴》劇照

呂薇

主持人:

各位網友大家好,歡迎收看本期的《觀新》。在本期節目中我們依然要走進的是歌劇《呦呦鹿鳴》。而本期我們請到的嘉賓是中國青年歌劇演員,也是這部戲的主演呂薇老師。歡迎您,跟我們網友朋友打聲招呼。

呂薇:

謝謝。謝謝《觀新》的網友朋友們,希望通過這次采訪,大家能夠走進我們的民族歌劇,能夠喜愛民族歌劇。

主持人:

其實在上一期節目中我們采訪的是寧波演藝集團的董事長鄒建紅。通過他的介紹,我們知道在這次歌劇創排過程中有很多困難。像寧波老年合唱團的那些叔叔阿姨,平時是唱合唱,可能在唱上面非常過關,但是在演的方面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空白。跟他們合作,首先他們特別特別地認真,每個人都非常珍惜這一次機會。我想不光是他們沒上過臺,對這個舞臺非常的熱情,更重要的是這部劇,因為這部劇對于我來說已經有了幾十年舞臺經驗的一個演員來說,我都非常珍惜這個機會。因為我們演的這個人物非常的了不起,而且在之前所有的案頭工作,學習的過程中,我們都越來越滿懷崇敬的面對這樣一次機會。所以跟他們一起合作的時候,一開始肯定會有很多困難,比方說某一個演員他的某一個眼神,一個動作,或者方向,站的位置有問題的時候,我就會主動去說。因為我覺得一部劇主要演員,女一號當然很重要,但是觀眾面對舞臺的時候,每個演員,任何一個角落,有沒有在光區里,有沒有唱段,他都是一個主角。因為他就是一個活生生的,生活中的一個人物搬上了舞臺。所以我覺得任何一個演員他都是主角。所以我跟他們的概念就是這么說的,不是我一個人,每個人都是主角,所以你們一定要把自己當作女一號、男一號非常重要的角色來演。

主持人:

您接到劇本之后,您的心情怎么樣,因為畢竟屠呦呦女士是30后,跟您之間還是有很長的年代感。

呂薇:

年代,當時沒有想過,我只是接到這個任務之后特別特別激動。因為在2015年的時候得到這個消息,其實我們的媒體也有很多報道。我尤其關注,一個是她是一位女性,再一個她是我的老鄉,是寧波人。我后來再回過頭再看她在瑞典獲諾獎的時候有發言,她說的就是寧波普通話。

主持人:

您在演繹的時候是用鄉音,還是普通話演繹?

呂薇:

我在舞臺上表現的時候還是用普通話來表現。但是我們劇中有很多寧波元素,包括寧波話都會在里面出現。接到這個任務回過頭再來看她的資料的時候,我就覺得她是鄉音未改,一直到現在,鄉音是非常非常濃厚。當時知道她得這個獎,因為這個獎的確很了不起,除了所有的國人對她的佩服之外,我還有一種自豪感。當時鄒董給我打電話,我可以說是欣然,我什么都沒說。鄒董可能現在還在說,他也是特別踏實了,可能原來想著演員總得提這個條件,那個條件,后來真的什么話都沒說,我說太好了,沒有問題,而且是浙江首部的民族歌劇,是浙江老家自己的事情,我當然是義不容辭的。

主持人:

像普通的觀眾剛剛聽到《呦呦鹿鳴》講屠呦呦的一個話劇,可能大家會想是不是教育意義會多于戲劇的吸引度,我去劇院,可能是去接受教育。

呂薇:

您說到她是30年代、50年代的知識分子科學家,那個年代的知識分子還是非常有精神的。堅定的信仰、非常的執著,包括堅持,對自己的事業,對國家的這份責任心,現在的每一個年輕人去看一下,還是會有所觸動的。再加上我們在創編的過程中,因為屠呦呦現在88歲了,一直還在做醫學科學這方面的研究。我記得她前段時間又有一個研發出來的中醫藥產品。對于她的這樣一種狀態,我們現在再去演這部劇的時候也要把她體現出來,她小的時候已經是勵志,有一個夢想,這樣一份事業精神的東西,已經在她的血液里,一直能夠陪伴她一輩子。所以我們在演的時候盡量去體現這方面的東西。

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她所有的心思都在自己的科研上,生活中可能就會耽誤一些。包括我們知道的一個故事,她分配到科研所之后,科研所不是有試管嗎,器皿都要打掃,她在自己做科研的時候,默默無聞刷試管刷了五年,領導也發現她非常質樸,吃苦耐勞特別踏實的工作狀態,所以后來就把科研組組長的任務交給她了。所以我在想,舞臺上呈現的活生生的,非常真實的一個屠呦呦女士,也會打動觀眾。

在舞臺上呈現肯定有很多藝術加工,這個藝術加工比較重的幾個亮點,她在遇到瓶頸期,科研遇到瓶頸期的時候,內心的一種獨白,一種吶喊,這是我自己的唱段里有一個詠嘆調叫《我該怎么辦》,這應該是這個人物內心高潮的部分。

主持人:

能不能給我們現場來幾句。

呂薇:

我可以稍微唱一段里面比較激烈的。這是她眼前歷歷在目碰到的一些病患者,通過快板唱出來。這段詠嘆調一開始很安靜,一次次失敗,我看不到曙光,一次次失敗,就像在黑夜里,最后我該怎么辦,我該怎么辦才是吶喊,我剛才唱的是中間一段。

主持人:

在現場把快板唱出來,就有很激昂的感覺。

呂薇:

內心有掙扎緊迫感,一種壓力,科研搞到一定的時候沒有結果,重復沒有結果,內心很痛苦。

主持人:

不止是在瓶頸期,家庭這邊還有一個權衡。

呂薇:

竞技游戏竞猜盘口這是一個實驗期,后面還要以身試藥,畢竟她已經有一個美好的家庭,有兩個女兒,這個以身試藥如果生命出現危險的話那怎么辦。即便這樣她也是義無反顧,因為她說中醫藥研究是我小時候的夢想,更何況這個科研組她是組長,如果我停止這個實驗,那么多患者怎么辦。完全是一種無我,忘我的境界。在整部戲里,從演的角度來說,這兩個是比較高潮的亮點。

主持人:

上一期鄒董有說到,屠呦呦這一生的科研事業看似是很平淡的一生,我們主創團隊和編劇還是很下工夫,找到戲劇沖突點,再加上您的唱段,再配上有交響樂團,肯定現場的效果是非常不錯的。

呂薇:

竞技游戏竞猜盘口我們寧波交響樂團非常棒,他們很年輕,但是他們業務都非常精湛。而且每次排練的時候,都是跟指揮朱曼的要求都努力做,朱曼的要求很高,朱曼是一位80后的女指揮家。包括我們演唱的時候,她也會有很多的指導。因為一個大樂隊要跟一個女聲,有時候是輕輕的,有的是吶喊的,有的是內心的,有的是對唱合作的,要嚴絲合縫把音樂的表達都在合理的情感里,還要在底下做很多功夫,要細細摳,排練的時候經常會有很細膩的細節的磨合。甚至有時候比方說排練場沒有想起來,到深更半夜突然微信就會出現,說哪個地方應該怎么樣怎么樣。

我第一次演出的時候,因為屠呦呦這個角色我是從16歲演到40歲。第一場戲出來是16歲,扎兩個小辮子,在家里生病,穿著睡衣,跟爸爸之間有撒嬌,發脾氣的戲的時候,我自己會比較膚淺理解,16歲又是撒嬌,應該是聲音嗲一點,唱的時候聲音可以細一點。后來也有導演跟我說,其實你的人物文字上,就劇本當中和孟老師寫的音樂中已經都給你寫進去了,你就沒必要自己再去那樣理解,強化它,其實是畫蛇添足了,后來又往回收一收,非常自然表達,不要過了。戲如果一過,觀眾是最敏感的,立馬能夠感受到。有時候演員在臺上一激動,情緒一上來,戲就容易過。但是觀眾看了可能就不舒服。所以表演有時候很需要我們在感性和理性之間特別好地去平衡,去把握。

主持人:

《呦呦鹿鳴》除了在北京保利劇院演出之外,還在很多地方都已經演出過了。您接觸這個角色包括演繹這個角色之后有沒有什么感想?

呂薇:

我在2017年底2018年第一天,在自己的備忘錄里有一段感言,就是因為一份信仰而堅持,因為一份堅持而不平凡,因為不平凡而平凡,所以屠呦呦現在是我心中最崇敬的偶像。我也因為扮演這個角色非常的榮幸,這是我2017年最大的收獲。相信也是我以后演藝道路上精神上的榜樣。

主持人:

以上就是本期《觀新》的全部內容,我們下期節目再會。

相關鏈接:觀新·新歌劇丨《呦呦鹿鳴》即將登陸國家大劇院(上)

責任編輯:申東昀(QV0007)

跑得快 真人葡京网 幸运老虎机 五龙捕鱼 棋乐游棋牌app下载